传四川一河中有“玉石”能透光 上千村民疯挖宝

}

  16日晚8点,四川泸州市合江县南滩镇场镇上,与其它的场镇不同,这里显得格外闹热。坐在自家店铺里,杨建总能看到路上来来往往的村民穿着筒靴、背着背篓、带着水衣水裤、扛着铁铲,“都是到南滩河道里挖宝石的。”杨建说,自己一般是凌晨两点左右出发。近一周来,听说南滩镇河道内能挖到“玉石”,镇上村民们都蠢蠢欲动,不分昼夜地在河道里疯狂地挖着石头。

  杨建,南滩镇镇上一家铝合金加工厂老板。从今年2月份开始,杨建开始到南滩镇管辖范围内的河道内挖石头,“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看”。

  杨建告诉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自己开始重视河道里这些石头是在今年3月份。“当时有重庆人开着车来我店门口,问这里哪有鹅石板。”杨建回说:“咋个不去榕山河道找?” 对方却表示“长江河边的不乖”。几番对话后,杨意识到“他们是去找亮的石头,值钱的那种”。

  于是,杨建开始每周固定去河道挖石头,并且未告诉其他人。这期间,他曾将挖到的石头卖给收石人,“100块钱1斤,卖了40多斤。”6月份,收石人又主动联系到他,杨建开价“300元每斤”,对方同意,但因杨所挖的石头此时并不多,挑不出多少值价石头,收石人和杨协商后一致决定暂时不卖。

  杨建说,自己曾将挖到的石头寄与专业人士鉴定,对方回应称这是属于玉的一种。于是,杨建为其命名为“玉石”。

  随着夏季汛期的来临,杨建暂时中止了挖宝行动,直到10月下旬,河水退去,杨继续自己的挖“宝”行动 ,并且每天都去。

  杨建开始将这个秘密告诉镇上其他人,渐渐地,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近一周来,河道里几个地点挖宝的人加起来有上千人。

  作为南滩镇“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挖“玉石”方面,杨建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他说,河道上游是南滩水电站,发电时会放水,晚上11点左右关水,两三个小时后水位回降去1米多。自己一般凌晨两点出发,带上面包、八宝粥的等干粮,第二天中午以后,发电站放水发电,他便收工回家。一个月来,他未曾照理过自己的店铺。

  如今,在杨建家里,置放着8个白色塑料桶装的“玉石”,每桶有80斤左右,按照他的估计,一桶里应该挑得出一半能卖出去。

  “这里原来是一片河滩,因为上游水电站放水发电才被淹没了。”当地村民何丽芸介绍,此地小地名叫洗猪滩,村民平常能踩水往返于河两岸。16日下午4点左右,上游水电站正在放水发电,河滩只剩下了一个面积几百平方的河中岛,四五十个村民正在岛上忙碌,他们用铁铲把水中的鹅卵石撮起来用流水澄清,寻找一种特别的石头。

  据何丽芸介绍,自己开始并不信这些石头有什么特别,直到自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去捡了一些,有些用手电筒照后竟然能透光。“一般的鹅卵石不能透光,这种石头不仅能透光,上面还有一些花纹”。然而,并没有收石人联系何丽芸,何丽芸也并不真的相信这些石头值钱,“过去凑了两哈闹热”。

  大多数人的经历和何丽芸一样,他们都是听别人说南滩河里有这种能透光的石头,一斤就能卖几百元,于是就都来看热闹,并相互“取经”,很快就置办好“装备”开挖。

  消息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到河里挖石头的人也从最初的几个人一路飙升,最盛时有几百人在河滩上找石头,几个挖石点加起来甚至有上千人,把一片河滩挖得千疮百孔。

  因为挖石需置办水衣水裤、铁铲、手电筒等必备工具,如今,场镇上这些装备纷纷涨了几块钱,这令当地村民有点不满。

  几百甚至上千的人同时在河道挖掘,在破坏当地河道环境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南滩镇副镇长陶登勇说:“最开始是零零星星听到有人在河道里挖石头,但是最近村民突然多了起来。”如今镇政府对河道挖石事件最关注的是安全问题。

  陶登勇说,河流之上就是南滩水电站,白天都会开闸放水,使得水流更急、更大;此外,政府担心市民会为了所谓的“玉石”归属权起争执。

  而石头到是否为“玉石”呢?陶登勇表示,镇政府已经向县级相关部门汇报,并将现场取样石头送达权威部门鉴定,如果鉴定后消息不属实,镇政府将开展积极的辟谣工作。而为了做好安全措施,“现在我们已经联合周边的各个乡镇大力宣传安全防范方面的知识,并要求派出所现场做好安全宣传防范工作。 ”陶登勇说,但也不排除此事可能为炒作事件。杜勇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徐庆 摄影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