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千万奇石被盗案嫌犯落网:藏身重庆乡村 用藏獒守门

}

偏僻乡村的高墙大院内,常年在外的打工仔居然悄悄回家半年了,也不声张,这是为什么?近日,璧山区公安局丁家派出所在开展社区走访时,发现辖区一处高墙大院的男主人突然回家,且很少露面,并用100多斤的藏獒护院,戒备森严,事有蹊跷。

经过民警进一步侦查发现,这个院子的主人就是去年内蒙古8000万奇石盗窃案嫌疑人张义(化名)。经过秘密布控,派出所民警乔装买树人,成功进入这个防范森严的院子,当场将张义抓获归案。

4月25日上午,璧山区丁家派出所社区民警在辖区天灯村走访时,得知在村里消失几年的村民张义几个月前突然回来了,并且不怎么出门,行为有些异常。

得知这一信息的民警立即联系所里同事查询,发现张义是2014年4月在内蒙古发生的一起8000万奇石盗窃案涉嫌人,因为盗窃数量巨大,已被内蒙古警方网上追逃。

丁家派出所主动联系了内蒙古警方,通过交流获悉,张义作案后一直潜逃,同时盗窃物品的价值巨大,短时间内买家不好联系,涉案价值人民币8280.1万元的被盗物品应该还没有“脱手”,抓捕时最好不要惊动他,否则其可能会将盗窃物品藏匿。

随后民警进一步侦查发现,张义为独户居住,院坝和房屋周围都有3米高的围墙,进出通道只有一个长期用锁锁住同样高达3米的大铁门,同时院坝内还放养了一条重达100余斤的藏獒,陌生人极难靠近。

如此不利环境,如果进屋抓人,极有可能失败。同时资料显示张义系前科人员,应该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稍微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潜逃。

如何抓捕,成为摆在民警面前的一道难题。最好的抓捕方式是不引起张义警觉的情况下进行抓捕,但是如何抓捕又不让张义有所警觉呢?

丁家派出所立即安排社区民警向天灯村治安信息员了解情况,得知张义在自家田里种的几棵香樟树准备出手,正在寻找买家。

根据这一情况,办案民警通过反复推敲、琢磨,制定出一个大胆的抓捕计划——由民警和文员假扮买树人,以到张义家中看树为由,让其拴住院中的藏獒。待民警和文员等进入房间后,再择机将其控制。

为了抓捕行动的万无一失,派出所还在屋外安排6名民警进行布控,预防其从其他隐秘地点提前逃脱,同时抓捕开始后还能立即进屋支援。

4月25日下午1点30分左右,民警身着便衣,与村干部一起敲开了张义的家门,成功进入其屋内将张义抓获,并在他家卧室床板下缴获其在内蒙古盗窃的价值8280.1万元的涉案奇石。

正在吃饭的张义一脸平静:“早知道有这一天了,一年来,都没睡过一晚好觉。”

2014年4月5日上午11时20分,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右旗警方接到巴丹吉林镇居民道某报案称:家中被盗,丢失一块形似骆驼的石头、一个八戒酣贪像状石头、一块小鸡出壳状石头等,玛瑙项链20余条、草莓红玛瑙珠子一罐,还有一袋蓝宝石及一些小石头。

失主道某是巴丹吉林镇阿拉善大奇石店的老板。道某神色焦急,反复说这些奇石是自己花大价钱收集到的,价值人民币8280.1万余元人民币。

此案发生后,由于被盗奇石数量多且价值巨大,成为当地乃至全国罕见的奇石失窃案件。

经民警勘查,发现被盗房屋门锁正常,窃贼是从阳台西侧的窗户进入室内后,将放在室内的多块奇石及玛瑙石头盗走。现场只留下犯罪嫌疑人的脚印及窗户上的撬压痕迹,再没有其他有用线索。

经民警仔细询问,失主道某是巴丹吉林镇阿拉善大奇石店的老板,平时白天在店中,晚上在家。由于清明节扫墓,奇石被盗的4月4日下午18时至4月5上午11时,失主正好不在家中,可以断定奇石是在这个时间段(17个小时)被盗走的,嫌疑人肯定对失主的生活规律有所掌握,不排除熟人作案可能。

专案组立即连夜进行案情分析:一是被盗奇石数量大,这是阿右旗有史以来发生的类似案件中数量最大的一起;二是被盗奇石价值大,失主自估价此次被盗奇石价值8000万余元;三是社会影响大,此案的发生社会影响极其强烈,广大奇石爱好者和收士人心惶惶。

阿右旗公安局向周边地区公安局发出了协查通报,经过300余天的缜密侦查,走访当地及周边甘肃省金昌市、张掖市、山丹县等地奇石商店100余家,排查人员200余人,累计行程万余里,2015年4月22日,专案组侦查员接到特情线索:暂住人口张义私藏有大量来路不明的奇石及珠串,很可能是偷窃得来的。

针对这一重大情报,办案侦查员立即展开秘密核实,成功锁定犯罪嫌疑人张义有重大作案嫌疑,并立即上网追逃。于是,今年4月25日,璧山警方根据线索,对其精心实施抓捕,发生了本文开头一幕。

2015年4月30日凌晨0时10分,阿右旗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千里迢迢将盗窃奇石潜逃的犯罪嫌疑人张义,从璧山区押解回阿右旗,标志着“4?5”特大奇石盗窃案全面告破。

经过突击审讯,犯罪嫌疑人张义交待,自己从朋友那里了解到阿拉善右旗盛产奇石,当得知阿拉善大奇石店主道某家中有大量奇石后,想偷盗据为己有。

于是,他经多次踩点发现2014年4月5日凌晨道某家没人,于是从阳台窗户潜入道某家中,盗走奇石若干,并立即根据事先计划连夜将奇石转回重庆市璧山老家。一年来,自己提心吊胆,本想等时间久了,大家放松警惕时再出手赚大钱,没想到最终落网。

张义,何许人也?他为何会盗取价值8000余万元的奇石?他生长的地方又是怎样的呢?5月6日,记者前往张义老家丁家镇天灯村二组一探究竟。

进入丁家镇天灯村后,记者挨着询问附近居民,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性居民先是一愣,盯着记者看了一会才说道,不认识,没听说过这人。

接连询问了四五家,附近的居民都说不知其人。他们中有人连忙摆摆手,有人神色暗淡,仿佛不愿意提及。一位在田间补秧子的村民好心说道,你们去预制板厂附近看看吧。

大约寻找了近一个小时,在一家办丧事的居民家中,终于有人道出:“你看,就在对面那栋房子,有围墙那家!”说这话的居民指引着记者往前看到一栋2层楼高的大院说道。旁边的一位市民还特意提醒了一句,“他不在家,但家中有狗,你小心哦。”

跨过一座小桥,记者穿过一片低矮的黑色农房,发现背后有一栋鹤立鸡群的“别墅”。这栋“别墅”的大院有两层,面积估计有400多平方米,周围用围墙、铁门围了起来。

房前的院坝里,停着一辆车牌号为甘肃的丰田越野车,旁边一楼车库内卷帘门打开,有四个中年妇女在此打麻将。房前的院坝里,布置有各种苗木,做了一个园林景观,而被楼房另一侧,记者看到有一个200平方米左右的小型环形鱼池,池深2米左右,中间还有一个小岛,上面栽种有大树,显得非常气派。

看到有人来,一位蹒跚的老人迎了出来,她就是张义的母亲,名叫付碧青,77岁,前几天刚和小儿子一起回到家中,眼角红红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

从付碧青口中,记者得知,老人的老伴多年前去世,她有两个儿子,张义是其大儿子,53岁,离异,张义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最大的30岁,小女儿20岁,还在上大学。张义常年在外打工,偶尔回家。

小儿子43岁,在甘肃金昌开了一家大型餐厅,生意做得不错,有一个女儿,现在张义的孩子都跟随叔父在甘肃上班生活,但张义却独自在外漂泊。

而这栋两层高的大院,老人说也是小儿子出资修建的,他将两兄弟的宅基地一起占用,修了这栋大房子,供两家人一起居住,门口的越野车也是小儿子的。张义偶尔回家,暂住在兄弟家。

由于两个儿子平时都在外忙,没有在家,于是老人就独自在家守屋。为了安全,小儿子就从甘肃买了一条藏獒送回老家,陪老人看家。

随后,付碧青还领记者参观关在家中饲养的藏獒,只见一条近一米长的黑色藏獒被关在一间屋子里。老人说,藏獒食量大,要吃很多东西,但对主人很忠诚。

说起和大儿子的相处,付碧青说,“他性情古怪,我和他合不来。”今年2月左右,常年在外漂泊的大儿子突然回家了,因为跟大儿子合不来,付碧青在张义回来不久,便到甘肃小儿子那里去耍了,家里留给大儿子负责照看。

付碧青说,她跟大儿子关系不好,她不清楚儿子这些年到底在外面干什么,也不想知道他做了些什么。直到听说上月张义出了事,她才和小儿子一道,在上月28日回到家中善后,但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犯这么大的事。

随后,记者采访了周围的邻居,一位刚打完牌撑着伞准备出去的中年妇女,听见记者的询问便停下来说道,“他人挺好的,见到人也打招呼。”

这名妇女说,张义大约是去年年前回的家,回家后母亲去了他兄弟家,他就一边在家替兄弟照顾其香樟树,就深居简出,不大出门,平时就呆在楼房里不出门,偶尔出门和邻居打打小牌,活动很正常,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名妇女说,打牌时张义话也很少,从来不说自己在外面干什么,牌桌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输钱了也很耿直,从不赖账。

至于他在外面做什么呢?这名妇女说,他自己介绍是在工地打零工。但张义之前确实被警方处理过,有前科,所有村里有些人还是有些怕他。

在得知张义盗窃的奇石价值8000多万时,许多村民都很惊奇,“这些石头有这么值钱吗?到底是什么石头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