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与玉 乾隆御题诗篇的玉器从新石器时代一直排到了清代

}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喜欢写诗,有多喜欢呢?因为写的太多,无法给出准确答案。

  有一种说法是39340首,另一种说43000首,综合来看,大概是四万余首。这是一什么概念呢?拟从乾隆在位六十年开始计算,平均要一天写两首诗,作为日理万机的皇帝,真真是高产了。令我等内容创作者望尘莫及。

  或许是皇帝太喜欢这件玉壁,在其表面用、行、隶、草、篆五种字体把他的御制诗刻在上面,并署“乾隆己亥御题并识”并白文“几暇怡情”、“得佳趣” 二印。几千年的文物完整地保存下来,就这样活生生地“毁”了,可能他老人家还暗自得意,他这神来之笔是锦上添花呢!

  一面篆书刻诗,署“乾隆辛亥御题”并阴 文“八徵耄念”印,一面阴文 “八徵耄念之宝”,阳文“古稀天子之宝”、“太上皇帝”。巴掌大地方竟被他盖了四个章,看来他老人家着实喜欢这个宝贝。

  有玉友怀疑,是不是乾隆皇帝当了太上皇实在是太无聊,翻来覆去看着他这宝贝,越看越喜欢,心血来潮就给玉刻个印章吧,一没有控制住三个大印章就刻上去了。

  署“庚子新春御题”并阴文“太”、 阳文“”二印。这种玉圭清宫存有多件,但大多被改动,而且都有乾隆题诗,由此可见乾隆对此种条形玉是情有独钟呢,还是仅仅因为这种长方形平整的玉有大块面积可以放得下他的题诗。

  署“乾隆庚子御题”并“太”方印。长方形片状玉器据说是主要起源于新石器时代,依宽度、顶刃、厚度变化分成不同类型,一些类型延续到商、周时期,此种玉器被后人认为是古文献所言之玉“圭”。看来只要是平整的古玉,恐怕都难逃被乾隆大帝题诗的厄运了。

  署“几暇怡情”、“得佳趣” 二印。内配有掐丝珐琅胆,乾隆的诗就是刻在内胆上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玉器外周也没有平整的地供乾隆刻诗,看来乾隆对这个玉器不是一般地喜欢啊。

  署“乾隆辛卯新正御题”,并“几暇怡情”、“得佳趣”二印。此玉为清宫旧藏,颇得乾隆喜爱,配有木托,其上亦刻诗,且描金。这件玉璧上局部之黄色,为清代所染。

  后署“乾隆御 题”并“会心不远”、“德充符” 二印。青色玉,带有黑斑。作品造型为圭与璧的重合。圭为长条状,顶部凸起圭角,上部饰“三星”纹,下部饰“海水江崖”。璧在圭上,璧上饰阴线勾云纹。乾隆御题诗句刻在背面。

  觥配紫檀木座,座底有阴刻填金隶书御制诗一首,内容与盖之御制诗相同。丙申为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

  被乾隆眷顾过的玉器,几乎每个朝代的都有,不仅仅是文物上,即便是御供乾隆的日常玉器及用具,诸多都刻有乾隆的御制诗。可有总而言之,乾隆在破坏原物的同时,是锦上添花还是画蛇添足,这可能依人而论。您认为呢?如果有不同意见,或者您知道更多关于乾隆大帝在玉上题诗的故事,欢迎留言讨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