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丰皇帝“很差钱”

}

这些宝贝几乎是藏友们一拿出来,让专家都感觉眼前一亮。“厚重”的咸丰重宝,更是让商报鉴宝专家惊叹:“用现在的流行语说,这钱真是厚得‘雷人’。在铸钱盛行偷工减料的咸丰年间,这样厚重的钱不多见。”

“这钱往这一放,感觉就是不一样。”当一位年轻的女藏友把带来的一枚厚厚的铜钱刚放在桌子上,商报鉴宝专家袁银龙马上称赞“这么厚重的钱,还是比较少见的”。

铜钱的正面是“咸丰重宝”,背面上下是“当五十”,左右两边有两个满文,字体优美,字迹也很清晰。这枚咸丰重宝直径43毫米,厚约5毫米,重55.2克,放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

袁银龙(河南商报鉴宝专家、中国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亚洲钱币学会永久会员、河南省收藏协会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

背面满文是“宝河”,意思是这枚铜钱的铸造制钱钱局是宝河局。这个宝河局其实就是河南制钱钱局,位置在当时的开封怀庆府,大约是现在焦作和新乡的原阳一带。

咸丰年间的铜钱大多粗制滥造,铸造的钱大多轻于规定重量。但这枚咸丰重宝却铸造得很厚重,应当是当五十的咸丰重宝的试铸版,头版钱。现在能见到的普通当百的咸丰元宝,重量一般在50克左右,直径在40毫米左右,而这枚当五十的咸丰重宝,重量超过了55克,直径也达到43毫米。目前重约60克的厚重当百咸丰元宝的价格在1000元左右,由于这种当五十的咸丰重宝更为罕见,因此这枚钱的价格应当高于这个水平。

“咸丰”是清文宗的年号,从1853年(咸丰三年)开始铸造“咸丰重宝”。咸丰年间是太平天国运动的高潮时期,加上战争、列强的掠夺,铸钱的铜铅原料不足,钱局铸钱大都偷工减料。

专门收藏画作的杨女士,这次带来了几幅收藏的画作。虽然商报鉴宝专家安顺认为这几幅画都很不错,但他还是最推崇赵望云先生的《西北耕作图》。

画面上,一位背着孩子的母亲拿着锄头在地里干活,孩子的小脚丫露出来,看着周围的环境充满好奇。远处是一片树林,一个挑着担子的男子远远走过来,一边是木桶,一边是篮子,头戴草帽像是来给在田间劳作的人送饭。画面上正在农田里耕作的农夫头上是系着毛巾,一看就是西北农民的打扮,而且无一例外都是赤脚。

现场就有人质疑,赤脚下地干活是不是不尊重现实。一位自称老家是陕西的藏友马上解释说,“如果农夫穿鞋,才说明这画家没有下地干活的经历呢,我老家就是陕西的,过去家里人下地干活的时候,确实是打赤脚。”

赵望云是长安画派创始人之一,被郭沫若先生喻为“束鹿赵”。从画上的落款看,这幅画应当是赵望云先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画的。

画面描绘的是西北农家劳作的场面,其中男主人头饰以及面部刻画入微,服饰线条流畅有力,女主人背负婴儿顾盼之神更是生动。远处的树林淡疏有秩,前来送饭的青年和长者遥相呼应,使整个画面呼之欲出。

这幅《西北耕作图》应当是赵望云先生难得的佳作,估计其市场价格应该在10万元以上。

赵望云(1906年~1977年),出生于河北省束鹿县周家庄,原名赵新周。由于父亲早逝,赵望云15岁就被迫去皮店当学徒。在辛苦劳作之余,他常常对着天空的浮云憧憬着美好的生活,于是他将新周改为望云。

赵望云的艺术人生与反映现实生活紧密相连。绘画的内容从小到妇女缠脚之旧俗,庙会烧香算命之陋习,大到集市贸易,村庄城镇的风情。他是中国美术史上少有的关注被排斥于高雅艺术殿堂之外现实的画家。他一直在试图用一个个真实的画面,暴露社会的愚昧、贫困、不公与黑暗,以唤起社会的注意。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