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来价值2亿的稀世羊脂玉却不是他想要的财富?

}

赌石界有一句话叫“神仙难断寸玉”,所以无论是宝玉还是废料,全在一个“赌”字。赌石人凭经验,观察皮壳,估算价格,买回来一刀切开可能里面色好水足,价值成百上千万,也可能无色无水,一文不值,瞬间赔得血本无归,正应了那句行话:“一刀穷,一刀富,一刀披麻布。”

虽然赌石如赌命,高风险让股票、地产等冒险交易相形见绌,但一夜暴富的致命吸引,依然让无数人甘愿一试。

2004年,王世年的朋友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说是河南一卖家手里有一块枣红皮,羊脂玉籽料,约重100多公斤。“羊脂玉是和田玉当中的极品,10余公斤就已经算国宝级了,100多公斤的羊脂玉,简直堪称世界奇迹!”王世年在朋友的催促下,带上助手,驱车赶往河南。

“卖主从他家床下拖出来一个麻包,麻包里面是一块长1米多、约重100多公斤的毛料。但是毛料里可能有玉,也可能没有玉。”王世年说,判断里面有没有玉,全凭买家的眼力和运气,这也叫“赌石”。“蚌埠一个玉雕师傅,花了全部家当买了块三面切开的玉石,没想到其他三面切开后全是石头,而有玉的三个面也只有薄薄一层,钱就赔光了!”

当时,这块玉矿石的赌注为160万,是王世年抵押房子和从朋友那借来的,一旦判断失误,他将倾家荡产。而有着丰富经验的王世年在看了几个断口后,毫不犹豫地给了160万。“同去的人里有反对的,说我疯了,毕竟那160万是凑来的”。为了判断这块玉矿石是否真有上好的和田玉,王世年在当地找人把玉矿石切了。“一刀切出来的时候,切在浆皮上,没有看到一点玉的影子,第二刀,浆比较不好,只能再切第三刀”。

在两刀之后,王世年反思了一下,让切石师傅换了一个角度,切深一点。一个小时过去了,切石刀终于停了下来……“切出来是雪白的羊脂玉籽料,那种感觉就像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王世年的公司放着这块长近1米、重达90.2公斤的和田玉籽料,通体包裹一层天然沁色的枣红皮,天窗之外露出羊脂白玉,泛着油脂光泽,质地细腻缜密。

自从买回来之后,就一直有东南亚,还有日本、韩国等地的买家上门,前几天还有一对上海夫妇赶来想买,出价3000万,我没答应。”王世年说,新疆有人收藏的一块24公斤的羊脂玉,已经价达6000万,如果按照那个标准,他收藏的玉就应该有2亿以上身价。

“好玉难出,好玉难求”,意外得来的“好玉”在王世年手中,并没有成为简单的谋利工具,他说他算来算去,一个人的人生大概有四百万够了,如果挣的再多,那就是为社会作出的奉献,把这个玉,作为建立一个玉石的博物馆,我觉得对后人留下的是一个文化遗产。

和田玉吸引我们中国人的最大特点,是含蓄温润、内敛细腻,在淡定和含蓄中散发着迷人的光泽。

在王利年看来,面对财富,从容淡定、品质如玉,这种做人的道理,是比那块90公斤的稀世羊脂玉,还要巨大的财富。这种财富,真正的让他享用一生,用之不尽。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