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晨阳|中国艺术研究院山水画博士

}

山水画的呈现离不开林木溪涧等元素,但物象在画面的组合却剥离了物质的实在性,成为了心灵意识的一种“构成”,即一种即物即真的境界。

中国画借以笔墨这一载体,其中的树石语汇的“物质性”体现为山林迢逓之自然与心性的真实互为运化出的笔墨符号,在历史的铺陈中,逐渐成为一种普遍意义上的范式而存在,而“精神性”即古人的心性,则依托意象而呈现。意象又作“意像”,刘勰在《文心雕龙神思》说,“然后使玄解之宰,寻声律而定墨;独照之匠,窥意象而运斤”。对于意象的经营同时也离不开想象,“想意象而经营,运精思以驰骛”;“革囊南渡传诗句,摹写相思意象真。”通过“想意象”“运精思”,传达意象之真意。而庄子中的物物,则超越物我之对立,虚而待物。

对体验性的强调是感悟自然万物的重要方式。苏轼的诗“君看古井水,万象自往还”,即通过寓意于物这一方式,生发于心与物的交会。如《真赏斋图》似与古松顽石等物相偕而游,共同呈现出超越于物象之表的生命之真实;又如良宽法师对于自性的呈现,看似不经意的书写却又意味无穷。

西方学者曾将“传统”形容为“永远地古老,永远地新颖”,在对历史与传统的解读中,虽各有不同,但呈现其中的是一种离开物象、语言之后的想象与感受的真实。

本科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获学士学位;研究生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在读,师从何加林。李可染画院青年画院画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